每日經濟新聞
新文化人物

每經網首頁 > 新文化人物 > 正文

沉默的“王校長” 崛起的中國電競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1-22 11:47:33

每經記者 許戀戀 董興生    每經編輯 杜毅    

諷刺范冰冰、痛罵吳秀波,曾經的“娛樂圈紀檢委”王思聰在微博上“激揚文字”,如今他的微博僅顯示半年可見,微博主頁全部清空,只剩一條12月20日點贊“iG”的動態。

王思聰,他不僅是曾經的首富之子,更是北京普思資本董事長、萬達集團董事,還是iG電子競技俱樂部的老板。

e257e7bc?Expires=1892959598&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dL1AZb4MTZARfeOXZR3VTjv5jAU%3D

王思聰  來源:視覺中國

他是商業人物,又與娛樂圈靠得那么近。他曾是“國民老公”,卻一度戴上“老賴”的帽子。哪怕熊貓直播倒閉,背上20億元損失,但時間僅過了一個多月,王思聰又開始頻頻露面,似乎絲毫未受負面消息的影響。

啟信寶顯示,普思資本投資標的達108個,其中,公開投資項目95個,未公開投資項目13個。據每經記者不完全統計,涉及電競的投資約17個。

王思聰的“發家”史,與中國電競息息相關,而現在,隨著GEF在新加坡的成立,電競欣欣向榮是大勢所趨,但曾經指點江山的“王校長”,已經沉默了下來。

流年不利

2011年,王思聰剛滿23歲。換作別的年輕人,可能剛大學畢業,正苦于工作難找,或職場難混。但王思聰發揮了他“錢多”的優勢,收購了面臨解散的CCM戰隊,帶著5個億強勢進入電競行業。從那時起,江湖上便有了iG。

或許有人會疑惑,王思聰為何選擇電競,在很久以前的一次接受BBC的采訪中,王思聰曾經表達了自己對游戲的熱愛?;蛟S這份熱愛只是初心,但當時的王思聰已經敏銳捕捉到了年輕人消費趨勢的變化,這也讓他在游戲和電競這條路上越走越遠。

“他是個俱樂部好老板,債務問題和他在電競圈的人設我認為沒有必然關系,因為債務問題是當年基于熊貓的連帶擔保責任。”一位接近王思聰的電競圈人士告訴每經記者,其實圈里人反而認為這是王思聰的擔當,“確實一般人不太敢承擔這種責任的。” 

fa749298?Expires=1892959599&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KmB4rhrgdtzGPoqIQW%2BPtUdfpeU%3D

圖片來源:普思投資官網

2019年對王思聰而言,只能用“流年不利”來形容。2019年開年后不久,王思聰一手打造的熊貓直播在缺乏造血能力、貪腐問題、負債等多重困難夾攻之下,最終宣布關閉并遣散員工。

對于熊貓直播,王思聰傾注過心血和感情,他曾說過,熊貓直播是第一個非投資類項目,所以會把自己當作創業者看待,“我既是是熊貓TV的首席產品經理,也會是熊貓TV的第一個主播”。但就是這個創業項目,將王思聰拖入深淵。

在熊貓直播的發展過程中,自2015年完成數百萬人民幣的天使輪融資后,各類投資機構、上市公司等資本源源不斷地注入其中。2016年,樂視網、辰海資本等投資6.5億元;2017年,熊貓互娛更是接連完成4輪融資,真格基金、博派資本、興證資本、漢富資本均跟進注資。

只是直到2019年,外界才知道,王思聰融資時簽訂了個人擔?;刭弲f議,這也讓熊貓直播解散后的債務直接落到了王思聰身上。

20億債務源于熊貓

噩夢始于2019年10月。

普思資本及王思聰頻頻因熊貓直播的“死亡后遺癥”被送上熱搜。隨后,普思資本被曝股權遭凍結,執行標的約1.5億。王思聰本人更是被連續2次被法院發布限制消費令。2019年12月10日,因股權糾紛,王思聰名下2200萬元資產被上海寶山法院凍結。

直到2019年12月26日,普思資本發布公告稱,在熊貓互娛創業中,普思投資實控人為熊貓互娛投資者提供了連帶擔保,導致公司債務牽涉到個人。由于要對所有投資者協商賠償標準并逐一簽訂協議,所以沒有對單個投資者先行賠付。經過近兩月,幾十輪商談,普思投資與數十位投資人全部達成協議,所有投資人都將會得到賠償,熊貓互娛近20億元巨額投資損失全部由普思投資及實控人自己承擔。目前,王思聰的限制消費令均已解除。

2015_07_31__________chinajoy___.thumb_head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耐人尋味的是,身為首富之子,王思聰欠下巨額債務時,王健林并未能出手相助,反而是王思聰神秘低調的母親林寧伸出了援手。據法制日報報道,林寧名下的18家公司全部處于注銷或吊銷狀態。其中,林寧擔任法定代表人的15家公司全部被注銷,其出資的另3家公司中,遼寧省凌海市凌達海洋開發有限公司處于“吊銷,未注銷”狀態,其余也處于注銷狀態。這一舉動,也被外界解讀為林寧幫兒子還債。

盡管直播創業慘遭失敗,并因此背上20億債務,但王思聰并未放棄電競夢想。1月2日下午,英雄聯盟賽事官方公布了2020年LPL春季賽開賽時間為1月13日下午17:00,揭幕戰為iG vs FPX。王思聰即便已經清空微博,但唯一一條點贊的動態,依然是一手帶大的iG俱樂部動態。

曾經的熊熊野心

即便后來因為債務問題被輿論熱議,但是王思聰早期是和“流年不利”的中國電競一起“渡劫”。

在電競圈有個說法,“中國電競行業是王思聰一手養大的”。在某種程度上,這種說法是成立的。中國電競的崛起,至少離不開像王思聰一樣的富二代。

曾幾何時,電子競技被無數家長視之為荼毒孩子的“電子鴉片”,沉迷于電子游戲,也被稱之為“網癮少年”。盡管早在2003年,國家體育總局就已批準,將電子競技列為第99個正式體育競賽項,但早期的電競選手生存狀況并不樂觀。

當時,頂尖選手月收入也不過四五千元,且俱樂部倒閉、拖欠工資、拖欠獎金等現象頻頻出現。直到2011年,王思聰攜帶巨額資金入場。早在2009年,王思聰的首富父親王健林就拿出5億元,讓他成立了普思投資。這家專注于PE的投資基金,在極短時間內就投資了環球數碼、云游控股等項目。

初入電競圈,王思聰帶著熊熊野心,誓要整合電競行業。王思聰也是這樣做的,iG成立第二年,王思聰聯合各俱樂部老板組織發起了“中國電子競技俱樂部聯盟(ACE聯盟)”。ACE聯盟保障了電競選手的醫療和工資發放,讓底層電競選手也能拿到工資,推動中國電競走向聯盟化、制度化。 

單就iG而言,率先引入了正規的教練和分析團隊,并動用強大的營銷包裝團隊,負責選手的代言,出賽,線下曝光,商演,加速國內電競行業實現商業變現。不僅如此,王思聰本人也親自下場,成為一名電競選手,不過他的選手生涯倒是非常短暫。

除了組建戰隊,王思聰旗下的普思資本通過投資,覆蓋了電競全產業鏈,其中包括電競內容平臺伐木累、VPGAME,游戲公司英雄互娛、電競外設品牌鈦度科技、賽事平臺ImbaTV和網魚網咖等。

每經記者董興生制圖

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環,無疑是創辦主打電競賽事直播的熊貓直播。2015年7月23日,熊貓TV母公司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王思聰不僅花重金從其他俱樂部挖來頂尖選手,還利用自己“娛樂圈紀檢委”的資源,拉來眾多明星站臺。一時間,熊貓直播風頭無兩。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富二代”推動電競

王思聰對中國電競的貢獻,還在于起到了良好的帶頭作用。據第一財經報道,中國排名前十的電競俱樂部中,近半數都有“富二代”的身影。除了王思聰,EDG俱樂部創始人朱一航是珠江商貿集團董事長、合生創展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朱孟依之子;OMG戰隊背后金主侯閣亭是雛鷹農牧集團董事長侯建芳之子;Snake電子競技俱樂部的老板蔣鑫是中國稀土控股集團執行董事蔣泉龍之子。

有了“富二代們”的玩票,才有了中國電競逐漸走向正規化,并逐步被行業和資本認同。

但電競也早已不是王思聰等人進入行業時那么糟糕了,富二代推動了電競,但電競經過多年發展也跳出了“玩票”性質,騰訊、阿里、京東、B站等互聯網巨頭紛紛下場實戰。2015年,電競產業鏈上游的騰訊,不再局限于提供內容,而是下場布局電競賽事。如今,KPL、LPL已經成為王者榮耀和英雄聯盟兩大領域最頂級的賽事。阿里方面,2016年,阿里體育宣布,其耗資超過1億元的阿里體育電子競技體育館正式上線。

除此之外,巨人網絡、B站,以及周杰倫、林更新等明星藝人,也紛紛布局電競產業。在此過程中,受益最大的,無疑是頂尖的職業電競選手,他們在短短數年內,從默默無聞到收獲堪比流量明星的關注度以及收入。

2019年10月,iG戰隊成員高振寧,入選了2019福布斯中國30歲以下精英榜。而高振寧的前老板PDD(劉謀),在電競直播圈,有著大量擁躉,甚至還成為知名綜藝《吐槽大會》第四季的主咖。

伽馬數據發布的《2019中國游戲產業年度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2330.2億元,增速為8.7%,較2018年增速有所回升。其中,2019年,中國電子競技游戲市場規模為969.6億元,增量超過百億元。

2020中國電競大年

“國際電子競技聯合會(GEF)在新加坡宣布成立,這個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從我的角度來講,因為我在這個行業里工作了十幾年的時間,類似中國隊奪冠這種事情已經見過不止一次,我覺得隨著國際電競聯合會的成立,電子競技成為一個主流的、被各國、被政府認可的一種體育運動,這件事情在越來越夯實。”VSPN總裁滕林季在接受每經記者采訪時表示。

圖片來源:主辦方提供

不久前的2019年12月23日,2019KPL秋季賽總決賽在武漢舉行,可以容納15000觀眾的光谷國際網球中心座無虛席。最終,AG超玩會以4:1的比分戰勝QGhappy,拿下了金龍杯。決賽現場的火爆程度,超過任何一場體育賽事。當時,KPL聯盟主席張易加表示,作為一項體育賽事,電競與傳統競技體育一樣,正在發展出逐漸完善的聯賽、聯盟、俱樂部制度。

一般說來,電競產業鏈分為三部分,上游主要由游戲廠商構成,中游由不同的賽事主辦方、電競俱樂部、直播平臺組成,下游則是電競品牌活動、電競衍生品、電競教育等。目前,游戲收入在整個電競產業中占比近90%。 

盡管收入占比依然不高,但電競產業中游的賽事和直播等環節,在2019年迎來了較大的爆發。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2月3日,B站在與快手、斗魚、虎牙等直播平臺的競爭中,以8億價格拍得了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中國地區三年獨家直播版權。此后不久,又高價簽下網紅主播馮提莫。據稱,馮提莫轉會B站,價碼在3000萬到5000萬不等。

“2020年無疑也是一個電競大年,S10落地中國,將會對國內電競市場有一個巨大的刺激,對于王思聰來說,他在電競圈是投資人,也是俱樂部老板,作為老板,他也只能看iG戰隊的成績說話。”一位資深電競圈人士點評道。

雖然現在的王思聰已經逐漸沉默,或許在電競圈里沒有那么風光了,但江湖地位仍在。崛起的中國電競,能為王思聰帶來什么,時間能給出答案。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现场直播